段修斌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宇宙本原 - 段修斌首頁
中西方文明的根脈
2019-09-24
字號: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我們中國的發展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偉大成就,但怎樣“講好中國故事”卻仍然屬于一個難點,正如金燦榮教授所言,【事實上現在中國就有個困境,什么困境?幾乎在所有領域,包括我的研究范圍,外交領域,中國的偉大實踐都走在理論前面。中國理論不僅不能起指導作用,反倒是連解釋都解釋不好。這就是現實。】

    近現代以來,由于西方科學與理論的廣泛傳播,尤其是其思維的廣泛影響,它事實上已經掌握了世界話語的主導權,而在這樣的“話語”氛圍中要想“講好中國故事”,其本身就是一個難度很大的問題。深究這一問題,其根子仍然在于文明與文化的深層,需要從其本根上打一場翻身仗。

    2019-09-16日,《光明日報》發表了一篇文章:《劉新成:構建具有中國特色的全球史》,由此說明,中共對此也非常重視,正在組織一批專家著手這一工作,意在顛覆“西方中心論”,自己對此很是贊同,并深受鼓舞。

    根據前文的探究,中西方文明都是沿著兩條基本的線索而演進:1)認知并改造自然,2)認知并改造人類社會,并且都是以認知并改造自然為主線。所以,本文就以第一條主線為主,兼顧第二條主線(容下文繼續),再來探究一下中西方文明的根脈問題供大家參考,它與我們中華文明的傳承與發揚,并構建中國特色理論體系和話語權有著直接的關系。

    一、中西方文明屬于“兩股道上跑的車”

    近現代以來,中西方科學文化正處于相互碰撞并融合之中,所以要想“講好中國故事”,就需要講講中西方的歷史,尤其是其文明史,它才屬于中西方各自文明的根脈。

    不過,在這里探討中西方“文明”問題,我們可不會按照西方的套路出牌,而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我們有著自己的“牌路”(從本根上說起)。而按照我們的“牌路”,世界文明無非區分為兩種:1)中華太極(陰陽)文明,2)(西方)宗教文明。而這兩種文明之所以區別明確,是因為它們屬于“兩股道上跑的車”,并且其“轍印”痕跡非常明確。

    (一)中華文明的“轍印”

    在探究我們中華的“太極文明”概念之前,首先需要對我們工具書中的“太極”概念進行一下現代化轉化,因為其也必須要與時俱進,也需要去蕪存菁,剔除糟粕,它屬于中華文明的根概念,其“陰陽”思維與現代所稱的文明、文化、理論、思維、思想(意識形態)、精神、科學、政治、經濟、人文、軍事等均具有一定的串聯性。

    對于西方哲學中的一些概念,我們引用過來后它也具有了中華味道,比如“宇宙觀”等。

    1、“太極”概念需要做出新的解釋。很明顯,我國古代的“太極”,它事實上就屬于現代的“宇宙觀”,即宇宙的本質或屬性。在此尤其需要首先提請注意的一個問題是,“太極”指的是宇宙的“本質(氣或能量)”,西學的“物質”則屬于宇宙運動“現象”,而依托物質運動現象而“抽象”產生的哲學,事實上也隸屬于現象學,實質上其屬于現象學基礎之上的“形而上學”,所以,由這里一入手便將中西方理論從本質上給區分清楚了,但其往往會被人們所忽視。

    近現代我國學術理論界所出現的問題是,在西學大量涌來時被其給搞懵了,什么“科學家”與“哲學家”涌來了一大幫,也“物理學”和“化學”等涌來了許多新的概念,但就是沒有一個能夠深入到宇宙的本質,而我國許多學者由于對自己的本土理論缺乏認知和自信,也沒能認識到“本質與現象”的關系,于是就跟著西方理論和思維一起起哄將其給吹乎起來了,甚至對其產生了盲目崇拜。即便有些學者想維護傳統理論并與西方理論進行爭辯,但又往往抓不住“本質”問題,只在“現象”上與其周旋,由于缺少反擊的利器,所以很難爭取主動,并且在其思維之套中很難解脫(在現象學問題上,我們不如西方研究得深入,應該承認這一點)。

    既然我們需要將“太極”概念予以現代化,那就需要對其做出現代化解釋,但我國詞典中對其的釋義卻存在著兩大問題:1)思維哲學化,2)思維片面靜止化,這有礙于對其的現代化理解與闡釋,會將人們導入西方思維的軌道,比如:

    【太極(現代漢語詞典):我國古代哲學上指宇宙的本原,為原始的混沌之氣。】(“混沌說”應該屬于其向“陰氣與陽氣”或“氣一元論”過渡中所出現的一種猜測,它帶有某種靜止思維的痕跡,而如果繼續這種思維,便會很容易將其與西方靜止思維的“形而上學”混為一談。事實上,“氣”的本身包含著“陰陽”的運動)

    【太極(在線漢語字典):古代哲學家稱最原始的混沌之氣。】(將我國古代思想家稱為“古代哲學家”實在是冤枉,因為我國自古就沒有哲學)

    由于近現代西學東漸,我國許多學者都認為西學先進,尤其是其用以表達思維的“哲學”,似乎將其看做一種至高無上的學問。我們的漢語詞典屬于指導人們學習和研究中最重要的工具書,連編纂它的頂級專家們都將我國的古代文明以“哲學”相稱,并為我國古代思想家戴上了一頂“古代哲學家”的高帽,它哪能不在我國思想和學術理論界產生大面積影響?由此可見我們中華文明的正本清源任務之艱巨,其阻力之大更可見一斑。

    然而事實卻是,我國自古就沒有哲學(事實上其早已一舉跨過了“哲學思維”階段),而近現代在“(西方)哲學”的故鄉,馬恩經過深入研究與考證也最先提出了“哲學終結論”。只要對自然和人類社會運動實際的考究深入到能夠“經天緯地”的層次,便都會自然跨過或拋棄西方那種“哲學思維”,中國古代思想家和馬恩都屬于達到這一深層的大思想家,這都有據可查,也有史為證。所以,將他們以“哲學家”相稱,等于貶低了他們,也等于將他們的學問庸俗化。

    還有,即便古代將“太極”理解為“混沌之氣”,現在也需要對其予以矯正,因為:1)“氣”屬于現代的“能量”,而能量是運動的,在宇宙膨脹中其絕不可能呈“混沌”那種靜止狀態,必然處于正能向負能的不斷轉化之中;2)現在科學界稱“暗能量68%,暗物質27%,(成形)物質4-5%”也是存在問題的,比如所謂的“暗物質與暗能量”,它們自身的運動已經對自己做出了基本的闡釋,前者就一直處于向后者的不斷轉化之中(事實上〈成形〉物質也處于這種運動中,比如太陽的核反應),那么按照我們中國的解釋,它應該是“陰中有陽,陽中有陰”,即暗物質與暗能量中也都存在著“正負能”,即都屬于由“熱”向“冷”轉化中的運動狀態,它們不會分得那樣清楚,只不過其溫度有高有低罷了,其不可能按照科學家們給出的數據而靜止存在。

    2、“氣生萬物”屬于順序運動和思維。按照我們中華系統論的構建模式,宇宙是由“氣”所逐步演化產生的,由此而產生了“氣生萬物”之說。運用現代語言解釋,它則屬于“能質轉換”或“能量向物質的轉化”,即物質是由能量轉化所衍生,所以它也形成了我國傳統的順序運動思維。

    由此,我們的“太極文明”事實上也就是“陰陽文明與文化”,它與《道學》、“氣一元論”等是一脈相承的,也與馬恩理論中所說的宇宙“本原”和對立統一的“唯物論”是一致的。所以,我們的本土理論才屬于研究的重點所在,它既屬于我們中華文明的繼承與現代化問題,也屬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問題,更屬于構建現代化中國理論體系和話語權并用以衡量其它文明理論的基本問題。

    然而,許多人對于我們中華理論體系的本質和思維的順序問題可能不予重視,但它卻與西方理論和思維存在著根本性區別與矛盾,對顛覆“西方中心論”具有非常重要的意義。

    (二)西方文明的“轍印”

    根據西方科學發展的實際,運用我們中華順序運動思維對其予以反觀,它則是通過“倒行逆施”而運動的,并且也在不斷地進行著自我否定。

    1、從西方物質科學的“化學反應”到“核反應”。上些年歲的人們都應該記得,我們小時候所學的都是“物質不滅定律”,而現在則悄悄改成了“質能守恒定律”,這一轉變事實上非同小可,但它并沒有引起人們的足夠重視,“物質不滅”認知這種慣性仍然在暗中左右著人們的思維。

    伴隨科學的發展,目前的物理學早已經突破了“化學反應”,而是深入到了“核反應”的階段,它事實上已經在告訴世人,近現代西方科學已經跨入了“質能轉換(即物質與能量轉化)”的時代。

    然而,“質能轉換”的出現事實上否定了“物質不滅定律”,它用事實對西方原先那種頑固的“物質思維”給予了否定。

    2、“質能轉換理論”退行到了一扇關鍵的大門。不知大家意識到了沒有,在理論上,“物質與能量轉化”事實上就屬于“物質向能量轉化”,意味著物質相態在向著能量相態轉化,它用事實對西方原先那種頑固的“物質科學思維”給予了否定。

    對于西方的物質科學可以這樣概括,它是從“物體”入手,然后再往“原子”繼而“粒子”的細微方向發展,由此便走出了一條“物體→原子→粒子”之路,其“原子說”否定了“物體說”,而“粒子說”又否定了“原子說”,在理論上便呈現為“經典力學→相對論→量子力學”之變化。根據我國的“氣生萬物”理論予以反觀,西方的近現代科學無非是一直在抱著一條“象腿(即物質)”而論證“大象(即宇宙)”,牛頓研究由“物體”入手的本身就將西方科學限制在了“物質”的套索之中,由此而產生了“宇宙觀”的根本性錯誤,其越往細微方向發展便越會出現一些無法解釋的矛盾,其發展中顯然遇到了難以克服的瓶頸,在物質運動現象向能量運動本質跨越問題上走不動了。

    西方近現代科學對自身一系列的否定,實質上已經退行到了一扇關鍵的大門,只是目前那些篤信西方科學的人們依然徘徊在其門口,對此還扭扭捏捏不愿承認,需要推一把才肯跨過另一道門檻。

    而這道門檻對西方來講太重要了,一旦跨過去,既可以使其看到另一片新的天地,也可以為其科學發展通開一條新的大路。但它們也深知,一旦跨出其“自家小院”,由它們所立的一些“家規”將不再能通行并適用,而需要在新天地中予以重新適應并重新定位自己,這對它們來講是顛覆性的,自然難以接受。所以,它們的“頭面人物”們便通過“民主”糾集了一群追隨者主張“留步”,并阻止時代的向前跨越與發展(我國被西方“民主”所“糾集”在其麾下的也大有人在)。不管是在科學領域還是在世界政治領域,它們都處于“最后的瘋狂”之中(比如美國、臺獨、港獨等)。

    (三)中西方文明來到了一個交會路口

    深究起來,西方科學由“物質向能量轉化”事實上屬于一種質的跨越(改變了“存在”的相態),但我們的科學家和理論家們對這一點卻仍然認識不足,只發現目前的“相對論”與“量子力學”之間存在著矛盾,并在解決這些矛盾中苦苦掙扎,難解亂局。

    其實,“相對論”不但與“經典力學”和“量子力學”存在著矛盾,它與其宗教神學那種“上帝創世”的順序思維則存在著更深的矛盾,運用一個中國詞匯予以概括,其對自然認知的基本路徑和思維完全屬于那種“倒行逆施”。這樣概括也別冤枉,它完全是根據西方科學自身的發展以及其與它們宗教神學之間的矛盾為事實依據的,并非虛言,何況其最有實力的科學巨匠愛因斯坦在解這團亂麻的嘗試中也依然深受其困,最終也沒能突破其束縛。

    請對照上面所講我們中華的“氣生萬物”和西方的“質能轉換”,是否能清楚地反映出西方從“物體或物質”插手研究宇宙自然屬于“半路出家”?其是否明顯欠缺著一個重要而根本性的層次?其是否對宇宙真相的探索屬于倒序追蹤?事實已經明明白白地擺在那里,不容否認。

    對宇宙本質的認知以及順序思維與“倒行逆施”的逆序思維,事實上就屬于中西方文明和思維的深刻矛盾所在,它們就像兩列對開的列車,一列是從古老開到現代,而另一列則想從現代開向古老,伴隨著近現代科學的發展,它們便來到了一個交會路口,從兩個不同的方向在向一起會師。目前這兩種不同的文明正在這個交會路口而互相對視,誰也不愿屈尊讓路,更不愿意與對方講和而互通款曲,科學界對能量與物質的關系問題目前仍然諱莫如深,尤其不愿意認可“能量”對“物質”的同化(因會顛覆自己的知識結構)。

    (四)中西方文明在經濟與政治中的反映。

    在中西方這兩種不同文明的對峙中,則反映出它們在自然與人類社會認知問題上的兩種基本特征,中華理論以基本矛盾(本質)認知見長,而西方則以特殊矛盾(現象)認知見長,將它們兩者合起來便呈現出中西方理論相結合的基本輪廓:即“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其實,這也正是我們中華系統論的基本結構,但對西方理論而言,那就不盡相同了,其也正是本文所要深究的一個重點,下面會繼續探究。

    然而,不管是從自然科學系統論還是社會科學系統論角度看,也不管是從中西方政治經濟運動發展的現實看,我們中華文明“氣生萬物”的“能質轉換”倒是愿意與西方的“質能轉換”講和,并一直在保持著一種積極的姿態,而西方文明則有些不太情愿,還想耍耍小技倆掙扎一下,但最終仍將被迫不得不進入“停戰協定”談判的軌道,否則更會將自己搞得遍體鱗傷。

    所以,在目前的中美經貿談判中,我國的“淡定”是有底氣的(正在加快“向高質量發展”調整中),我們平民百姓也應該放平心態,不必被對方的張狂所嚇住,更不必因自己國家的經濟發展小受影響而緊張,因它們逃不過歷史運動發展的一般規律,最終傷害最大的反而會是它們自己(特朗普似乎已經對此有所感覺)。等我國經濟調整到位,新一輪發展態勢將會呈現在世人面前。

    通過科學發展探究中西方文明的來龍去脈,既能緊扣目前的中美關系,也能緊扣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和中西方文明相互融合的問題。

    二、中西方文明的“代溝”

    不管是宗教理論還是西方的物質科學,雖然其一直都有些強詞奪理(很多人都能大段大段地引經據典),但在與其的網絡辯論中,自己運用最多的便是以扣底的方式或基本矛盾(絕對運動)從根上捅它,并且一捅一個準,隨便對其一捅就會將其捅散架,使他們很難招架。

    (一)中西方文明既存在著“代溝”,也潛藏著某種“核勢能”

    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通過比對會發現,中西方文明不但存在著明顯的“代溝”,而且它們之間還潛藏著某種“核爆炸勢能”。

    1、中華系統論之基本結構。這一基本結構,其實是先從自然科學考察中得出的,并非由“之乎者也”而來,但經進一步核對,它既與宇宙大爆炸事實相符,也與我們的中華系統論和馬恩的人類進化論基本吻合,由此便進一步確立了其系統論的基本結構:“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同時,它也為檢視中西方理論的“基本功”提供了便利,并為其提供了基本的判據。

    現在我們都已認識到,我們的中華文明與文化屬于一種系統論,它既能夠解釋本質又能夠解釋現象,但其如果不能現代化,便難以擺脫那種固有的模糊性,所以,要想復興我們的中華文明與文化,首先需要將其現代化,并運用現代語言對其予以闡述。而如果不能結合近現代科學發展將其現代化,并將其系統論基本結構展現出來,那么寫再多文章或再多的“之乎者也”也難于以理服人。

    運用“基本矛盾(絕對運動)”檢視中西方文明和理論,這種方法很好用,既簡單又實用,也能夠一針見血,對方再能“之乎者也”都白搭,甚至會被直接摁在窩里出不來,宗教和西方文明也最害怕捅它這一問題。

    不過,現在并不是要與西方科學文化和宗教文明進行辯論,更不是要它難堪,而是通過擺事實講道理,與中美之間曾經歷并現在正在進行中的“邊打邊談”相呼應,讓它們明白自己所處的劣勢。

    2、中西方文明中所存在的“代溝”。通過前文《中西方文明、思想(意識形態)與政治素描》可以進一步看出,自然科學基本屬于人類對自然的認知,而經濟學則主要屬于人類對自然的改造,通過這種改造而獲取經濟效益為人類服務,所以從本根上來講,它應該主要類屬于“宇宙(自然科學)系統論”(其與人文科學的交叉問題,容下文再談)。

    由于我們中華宇宙系統論屬于“天地”及萬物聯動,所以在接受了西方物質科學之后便矯正了“五行八卦”認知的偏差,在思維上也逐步得以完善,所以在中共的強有力領導下,我國便在認知并改造自然的經濟或物質文明建設中取得了突飛猛進的發展,使我們傳統的系統論思維優勢在現代科學條件下便淋漓盡致地充分發揮了出來。許多人可能意識不到這一點,但它屬于基本的事實,系統論思維依然存在于我們每個人思維的深處,它在潛移默化中依然在發揮著基礎性作用(在國外同等條件下,我們那些華僑就在經濟競爭中很容易得手),所以對于西方科學與經濟實現超越,那已經屬于大勢所趨。再加之由系統論思維所產生的中華智慧,以及其在國內外事物中的靈活運用,我們更應該對此充滿自信。

    所謂的“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理論結構檢視,實質上也就是在追究文明之根脈,現在就根據前文追究的結果將中西方文明的根脈綜合顯示如下:

    中西方文明根脈一覽表

    文明之根宇宙∣人文系統論基本矛盾(絕對運動)特殊矛盾(相對運動)

    中華太極文明 (陰陽文明)宇宙系統論陰氣+陽氣 (暗能量+暗物質)五行八卦 (物質運動)

    人文科學系統論 (馬恩人類進化論)人性+動物性 (勞動性+寄生性)各種社會運動

    (西方)宗教文明 (半神半獸)宇宙系統論上帝“創世” (第一推動力)物質運動

    人文科學系統論上帝“造人” (第一推動力)各種社會運動

    特注  1)“基本矛盾(絕對運動)”事實上就是“文明之根”。   2)“太極(陰陽)文明”涵蓋“太極文化圈”,而不屬于這一文化圈的國家和民族,其“文明之根”基本都屬于“宗教文明”類型。 3)“宇宙系統論”與“人文科學系統論”屬于基本學科,而經濟學則屬于這兩種學科的交叉,故未單獨列出。

    我們中華古代理論雖然其內容不太準確,但基本構件齊全,要素齊備,其系統論基本結構完整,既能夠反映“本質”,又能夠反映“現象”。而西方理論差別可就大了,其基本構件不全,不能夠反映“本質”,其“基本矛盾(絕對運動)”仍屬于宗教神學,其“文明”仍處于半神半獸(或物質)的未開化狀態。雖然其物質科學近現代發展迅猛,但如果運用我國一句成語予以形容,其屬于“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在此也特邀那些堅持“西方中心論”的“大神”們看看,該表所列內容是否屬于事實?!“上帝創世”和“上帝造人”是否屬于西方文明和文化之根?!其“中心”是否仍屬于有神論?!其科學與哲學是否都建立在“唯心論”基礎之上,是否都缺失“基本矛盾(絕對運動)”?!你們對此還有何話說?!

    通過“中西方文明根脈一覽表”清楚地反映出,中華文明源于《易經》,而西方文明則源于宗教神學,它們存在著明顯的“代溝”。這屬于一個不爭的事實,現在仍能反映出這一基本的歷史痕跡,不容否認。除“基本矛盾”外,其在“宇宙觀”和“人類觀”問題上也反映得同樣明確。

    既然中西方文明存在著這樣一種明顯的“代溝”,那也明確說明,盡管西方近現代在物質科學和經濟方面取得了長足發展,那也只不過屬于一個“暴發戶”而已,真正的“名門望族”并不在西方,而是在我們中國。同時這一“代溝”也說明,只要將我們的古老文明予以現代化,它會產生某種“核爆炸反應”,從而產生巨大的威力(但這一步走得非常艱難,阻力重重,在我們國內學術理論界也存在著一個強大的“既得利益”集團)。

    3、中華文明中所潛藏的“核勢能”。我們的中華系統論,有些類似于華為的“鴻蒙系統”,它并不完全排斥西方近現代科學,而是會運用自己的“方舟編譯器”可以將西方科學移植過來,使其成為自己的組成部分。不過,這種“方舟編譯器”的移植工作還是很需要費些功夫的,需要科學界許多人的共同努力(如能量運動怎樣促使物質運動)。目前最為簡單實用的,就是社會科學系統論,其“方舟編譯器”應該就是我們傳統“基本矛盾+特殊矛盾”的基本結構,它就深藏于我們的太極圖之中,運用它對馬克思主義原理深入進行解讀,并將其與我們優秀傳統文化結合在一起,就等于編譯好了其“起爆裝置”。但具體的如經濟學等一些專業問題,也需要一些專業人士共同做一番努力,才能使其產生“起爆反應”。尤其是人文科學的現代化立項,其也屬于“起爆”的重要裝置(對此需另行一文予以探究)。

    下面我們就對照著這個表格所列內容,再繼續看看中西方文明的這種“代溝”。

    (二)從中西方“文明”概念看其理論構成要素

    近現代以來,理論和文化話語權一直掌握在西學手中,而在這里我們則運用中華系統論對中西方文明問題再進行一下扣底式分析,它屬于我們中華理論的話語體系,可以冰釋長期淤積在我們心中的塊壘。

    以系統論的“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基本結構對中西方“文明”概念予以檢視,其基本要求有二:1)“文明”的縱向運動+橫向運動,2)運動必須是矛盾本身的運動,不能是“抽象”概念的運動(這一要求實質上也就是馬恩“唯物論”的中國化)。

    對于“文明”這一基本概念,中西方的闡釋是不同的,前文曾對此進行過辨析,在此不妨再重新深究一下,透過它也能夠看出中西方“文明”的基本輪廓。

    1、中華“文明”概念。我們古人講:【經天緯地曰文,照臨四方曰明。觀乎人文以成化天下。】

    中華“文明”的這一概念,反映出其根基扎實,其既能夠“經天”又能夠“緯地”,還能“觀乎人文”,而運用現代科學術語予以表達:1)“經天緯地”指的是“宇宙(自然科學)系統論”,它包含著“本質與現象”,這屬于我們“文明”的基礎,2)“觀乎人文”則指的是“文化”或“人文科學”,其是由宇宙系統論所衍生,其“天人合一”理念應該源出于此(現在還不能將其說成是“社會科學系統論”,需馬恩人類進化論予以補充完善)。

    根據近現代科學發展,結合宇宙大爆炸理論,再請參考前文《太極圖的現代化解析》中的圖1,應該說我們中華“太極(陰陽)文明”既能夠反映宇宙本質的基本矛盾運動,也能反映其物質現象的特殊矛盾運動,具備系統論最基本的要素,構件齊全,這無可爭辯。

    我們的中華“文明”概念,它不同于西方那種有文字記載的“文明”,由于其具有縱向思維的深度,它通過“基本矛盾”能夠涵蓋自人類誕生以來的全部歷史(現在,有的百度詞條也意識到了西方概念的問題,開始有些轉變了,如“徹底脫離了叢林法則和弱肉強食的獸性,文明才真正意義上產生”)。

    2、西方“文明”概念。在此就不去搬用英語釋義了,因我們現在的漢語詞典和網絡詞條對“文明”的釋義與英語釋義基本相同,由此可看出現在西方文化和思維對我國的影響至深。

    【文明(在線漢語詞典):社會發展水平較高的有文化的狀態:文明社會|避草昧而致文明。】(既然指的是“社會發展”,那么“文明與野蠻”便屬于一對概念,其對立統一方何在?其是否屬于那種橫截面或照相機鏡頭概念?其是否缺失“歷史維”?其是否與“文化”概念相互混淆,并且還本末倒置,將“文化”至于“文明”之上?)

    按照西方的解釋,【人類的文明史,開始于文字的發明】,這與我們的“中華文明”差得可就遠了去了,把“基本矛盾”給弄丟了(西方理論中一直就沒有“基本矛盾”概念)。

    根據西方宗教文明的傳統,其“文明”若給它換個“上帝”,其原先的“文明”就會被中斷,比如其“基督教文明”就是否定了其原先的宗教信仰而產生的,其到現在也才只不過2000年左右的經歷,并不能涵蓋西方人類的整部歷史。

    透過中西方“文明”概念的辨析,它反映出三個基本的問題:1)我們的中華概念側重于“經天緯地”,兼顧“人文”(即包含著“文化”),而西方概念則側重于“社會”(這更加反映出其“唯心論”色彩);2)中華思維屬于“天地”的“經緯”或縱橫運動,含有“基本矛盾+特殊矛盾”基本結構,而西方思維則沒有這種基本結構,所以其“文明與文化”概念是相互混淆并顛倒的;3)由于西方文明只有“緯線”而沒有“經線”,并且只反映有文字記載的歷史,所以其“文明”只不過屬于某種大號的斷代史,實質屬于一種“缺斤少兩”的不成熟“文明”。

    尤其需要特別指出的是,西方文明不但不具備宇宙本質的基本矛盾運動,還往往局限于“社會”,所以它構件或要素不全,因為其“基本矛盾”這一要素事實上屬于“宗教文明”,與其物質科學的關系難以擺上桌面,這也屬于一個不爭的事實。

    (三)反觀中西方文明各自的缺欠與不足

    這一節的內容,其實已經由前文得出基本的結論了,本文的產生就是由它擴展而來,所以,我們直接將其引用過來即可。當然,在反觀中我們也并不遮掩,對自己文明中所存在的問題照樣會進行自我反省。

    1、反觀中華理論體系:【中華文明之根屬于《易經》,……中國對自然與人類的基本認知,雖然能分出宇宙學與人文科學兩種基本的學科,其理論和思維具有系統論基本結構,但也存在著缺欠與不足:1)其宇宙系統論成型較早,雖然基本框架完整,但其“五行八卦”則存在著較大的偏差,對物質運動現象的認知出現了誤導,致使我國近現代科學發展遲緩,2)人文科學缺失根基和基本結構,有些空泛,既缺失人類起源,也沒能將人類改造自然的基本運動(勞動)揭示出來,3)由于物質科學發展滯后,致使我國近現代經濟與經濟學有欠發達,人文科學也存在著缺欠與不足。】

    在反觀中我們并不護短,而是有一說一,有二說二,并不掩飾自己理論體系中的缺欠與不足,它反映出我們的理論體系需要進一步補充完善,尤其需要近現代科學和馬恩人類進化論的補充完善。

    2、反觀西方理論體系:【西方文明之根屬于宗教神學,……西方物質科學雖然近現代發展強勁,但卻存在著嚴重缺欠,其“一俊”難以“遮百丑”:1)其對宇宙的認知有欠完整,不具備系統論基本結構與思維(其物質科學僅僅屬于現象學),只好運用宗教神學填補缺位(上帝“創世”),致使整個西方至今仍難以走出宗教的陰影,2)其人文科學還沒能從宗教神學中分離出來,缺失對人類的基本認知,由此導致其“人性與神性”產生錯位,并將實際的“人性”當作動物性予以闡釋(其“人性自私論”淵源在此),形成了其現在半無神論半有神論或半神半獸的文明與文化,3)更為嚴重的后果是,它將人類社會當成普通動物界來看待,與事實嚴重不符,致使其仍然停留于“叢林法則”的發展階段,其事實上還處于“野蠻時代”,4)既然其“人性”屬于動物性,卻又高喊“民主自由人權”,它們自己的宗教信仰卻將這種“普世價值觀”給徹底穿幫了,揭穿了其虛偽的本質(其實質屬于一種野蠻,隸屬于動物性)。這是運用系統論思維對西方理論體系與文化進行考證所得出的結果,并且也都有事實為依據,令其無言以對。

    由此不禁要對依然喧囂不止的“普世價值觀”發問,以你們自己的“動物性(寄生)”混淆而壓制“人性(勞動)”,并阻止社會主義文明的發展,這究竟應該屬于人類的進化還是退化?它應該屬于文明的進步還是反動?在此也特別邀請那些對西方理論和資本主義文化盲從盲信的人們進行思考,尤其是那幫臺獨和港獨分子,更應該進行深刻反省。】

    我們許多人可能都被近現代西方科學的發展給搞懵了,但運用中華系統論觀點予以衡量并檢視,其只不過屬于對宇宙真相深入揭示進程中的一個階段,僅僅屬于現象學方面的發展而已,實質上西方的宗教神學依然在統治著它們的思維,其整個理論體系仍然有待于進化。

    通過反觀說明,西方理論體系的進化屬于本質性問題,它需要在本根上產生一場深刻的革命,而中華理論體系的進化則屬于結構性矛盾,只需要在原有系統論基本結構基礎上予以補充完善便可以使其煥發出青春的活力。

    由于經濟全球化已經將整個世界有機聯系在了一起,所以這次我們中華理論體系的重構會與西方理論體系的革命產生連鎖反應。其實,這次的科學革命早已由馬克思主義所發起,并且已經在全世界產生了廣泛影響,尤其通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使我國所發生的巨變,它本身就屬于這次科學革命的有機組成部分。如果我們中國特色“哲學社會科學”構建成功,它會對整個人類文明的進步發揮出更加巨大的推動作用。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1955年生于山東惠民縣,1971年高中退學在農村做了近1年的8分工農民和3個月的合同工,1972年12月入伍,1984年通過在職學習獲取部隊“南京外國語學院”英語大專學歷,1992年轉業到“濱州外貿食品公司”,1997年下崗四處打工,2004年創辦企業,2005年“因病退休”。因文革期間沒能掌握相應的基礎知識,所以在養病期間便自學生物學等自然科學,想搞懂搞通一些問題,由此發現一系列矛盾,便順著矛盾一直追到了宇宙觀與方法論。由于是自學,從未在正規雜志發表過文章。所以,在草根網開博(或許是不知深淺)也算是自己拜師學藝。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pyevsf.icu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11选5任选3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