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波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中華復興 - 流波首頁
關于“杜……事件”答問1:人類起源在中華
2019-09-19
字號:
    問:流波先生,關于人類起源于中華,文明發祥于中華,這個問題,你的“新文明文化史觀”可以說在十年前就做出了斬釘截鐵的結論,這個結論就是:“中華文明上萬年”、“中華文明是人類文明的源頭”、“中華文明引領人類直到近代”、“中華人種是人類的祖種祖族”、“長江流域古糯語(人類最早文明發祥者——種植古糯稻的糯民說的語言暨古漢語的前身)為上中古全球通用語”、“中華文明博大精深,海納百川,引領人類上萬年,是人類文明進步的源動力”、“中華文明突顯人類真善美、是人類社會美好和諧的圭臬”等重大新史觀的概括。這一史觀和理論的橫空出世,是近代以來人類文明文化史上開天辟地的大事件,是對近代以來由“西方中心論”主導下形成的中外主流意識形態下的文明文化歷史觀的徹底撥亂反正,是中華民族自鴉片戰爭來陷入內憂外患困境、民族意識步入“崇洋媚外”、“弱智糊涂”窘境重新走向文化復興的標志,是人類重新走向天下大同、走向和諧文明、重建中華大九洲康莊大道的隆隆禮炮……中華文明的現代發展就是人類文明的未來走向。

    那么,這一次,杜教授們在北京開了個小圈子的會,說“西方文明源于中國,英語英人起源于中國”時,一下如同捅馬蜂窩了,不僅唯西方馬首是瞻的西化文人似打了雞血進行譏諷詆毀,就是一些對文明起源這個課題毫無概念的流氓文人也喜笑怒罵著上來湊熱鬧了……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答:這個現象說蹊蹺也確實蹊蹺,說不奇怪呢,也在情理之中。我們宣講“人類起源在中華,人類文明發端在中華”已經十幾近二十年了,我的關于人類起源、文明發祥的全方位論證的專著《源——人類文明中華源流考》(以下簡稱《源)于2008年11月出版并成為四年召開一次2009年7月在昆明召開也是第一次在發展中國家召開的第十六次世界人類學、民族學大會展覽書目。那些人反不反對《源》,我要說的是,他們就是反對,也很難……當然,他們也可以抓“把柄”,但想輕松地如今天這樣連幾乎對“人類起源文明發祥”壓根兒沒概念的流氓文人也能上來嘰嘰喳喳胡咧咧好象是有難度的。

    還是在二十一世紀初,我就在網上發表了《人類起源在中華》一文,全面尤其重點從靈長類與DNA兩個方面論述了人類起源在中華,直到今天,此文還是論述這個課題最深入全面的文章——成為今天類似命題的資料來源。

    問:那么你是怎樣來寫出這樣的文章,而沒有讓那些西化者驚詫之余可抓住某些“把柄”轉而能又是譏笑又是“民科”的呢?

    答:是的,人類起源、文明發祥這些問題,與考古緊密聯系。而考古呢,對我們來說,顯然說你是門外漢也好、或說是“民科”都是恭維你了不是。這讓我記起《源》書出版后也有個一個問答,而這個問答的部分內容正好可以回答這些問題,現摘答如下。

    問:流波先生怎么想起來要寫這方面的書?

    流波:應該說是偶然之中有必然。說是偶然,是以前確實沒有考慮過要寫史學方面的書,認為這方面應該由一些專門搞歷史研究、文史研究、考古研究的工作者來完成;就是寫一點,也只是就某一個問題談點看法而已,確實沒想到會對人類文明文化做這樣系統的比較全面的“斬新”的詮釋,這是說的偶然。說是必然,是出于對史學方面有一些敏感,生活學習中逐步對一些史學課題產生興趣疑問。更關鍵的是,在大學期間閱讀學習由西方人寫的世界史、世界文明史時受到比較大的“刺激”,總體感覺起來,這些以“西方中心論”寫出來的人類文明文化史總是對我央央中華文明文化史一副輕描談寫漫不經心的模式,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心里開始在思忖著:人類歷史真是是這樣的嗎?我中華民族在人類文明文化史中的地位果真如西方史學界所排列的是四大文明古國的第四,甚至還有西方學者把中華文明排除在他們排定的所謂的“十大文明”之外的嗎?

    問:你說對史學方面有一些敏感?我想請你結合這個話題繼續上一個問題的必然方面再進行一些陳述好嗎?

    流波:呵呵,也談不上什么陳述,簡單說說。這種敏感,如果說起初還只是對傳統形成的一些歷史認識處于懷疑狀態,如四大文明古國的排序問題、人類起源于非洲的問題、蘇美爾人創造的兩河流域文明是人類最早的文明,等等。隨著對中華文明文化和世界文明文化的對比研究,隨著上個世紀二三十年代以來中華大地一些重大考古的連續發現,使我加深了對這些方面的疑問,感覺到今天的許多似乎定格的歷史觀的錯誤是近代隨著中華文明文化的衰退以“西方中心論”視角所逐步形成,且當時中華許多久遠于西亞、東北非的古老文明還埋藏在地下。國內呢,也是以傳統的“黃河中心論”形成由北向南發展的定格模式;而隨著考古的發掘一些需要重新認識和澄清的歷史問題提到議事日程上來,如隨著長江流域上萬年水稻農耕文明的相繼發現,不是長江文明來自于黃河文明,相反,倒是黃河文明來自長江流域文明的播散日趨明朗。同樣,古西亞、東北非文明同樣來自長江流域古老農耕文明的擴散也呈明顯的歷史邏輯,世界其它地方的文明就更不用說了。

    問:呵呵,這么說來,《源》就是說的這個人類文明之“源”了。從這個意義上說,《源》確實是正本清源的“顛覆式”的著作了。

    流波:事務的發展大多遵循辯證法則,物極必反,否極泰來。從十七、八世紀西方傳教士開始宣稱中華文明甚至于人種來源于西亞或東北非,中華文明西來說兩百多年來甚囂塵上,不絕于耳。如較早的,1894年倫敦大學教授拉克伯里(Terrien de Lacouperie)編撰的《中國古文明西來論》一書(《Western Origin of the early Chinese Civilization》)。時至21世紀初,這一論調在國內又有抬頭之勢,有關這方面書籍的出版又將中華文明“西來說”火了一把。那么,他們講的有沒有一點道理呢?我肯定的回答:是有“道理”的。說有道理,說的是中華文明與西亞東北非最古老的兩河流域、尼羅河流域文明確實同出一轍,是同樣的人種族群所創造,只是他們把文明的源頭正好搞顛倒了,西亞、東北非這些古老文明恰恰是由長江流域早期遷徒于這些地方的中華糯民所為。中華文明的源頭也不是傳統歷史認定的主要是黃河流域,恰恰相反,黃河文明只是長江文明向北推移的結果,放言之,世界其它文明都是中華文明在全球擴散的結果。本書的宗旨就是依據史實、事實和考古來“澄清歷史、還原中華、改寫人類文明史”,從這個角度說來,本書是“顛覆式”的意思是名符其實的。

    問: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呵。不過,我現在還是要問,憑什么就說世界其它文明就是中華文明的擴散,更直接的說就是長江文明的擴散呢?

    流波:這其實正是人類對自身文明文化不斷修正認識的過程和結果。拿人類起源這個問題來說,較早的時候學者們提出的是“歐洲起源論”,因為搞這些研究的人大多數是西歐學者,主觀上帶有濃厚的歐洲色彩,在歐洲發現一點什么蛛絲馬跡,就興高采烈的下了結論,從認識的過程來說,也無可厚非。后來在埃及開羅不遠的法尤姆發現了距今3500萬年的靈長類化石,才有了人類起源于非洲的觀點,認識向前修正了。后來,在亞洲發現了爪哇人、北京人,一個時期有了人類起源于亞洲的論點,認識繼續向前推進。接著在東北非一系列南猿的發現,又將人類起源于非洲論立于比較有利的地位。從上個世紀以來中華大地上一系列考古的新發現,如靈長類,有在湖南衡東發現的距今5500萬年的亞洲德氏猴、有在江蘇上黃水母山發現的距今4500萬年的“中華曙猿”、有在山西垣曲發現的距今4000萬年的“世紀曙猿”,這些靈長類在中華大地上的相繼發現,在時間上遠遠超出了非洲起源論相應的靈長類方面的考古化石證據。而中華僅滇中高原、長江流域所發現的人類早期化石材料就形成豐富的寶庫,基本系列為:距今1500萬年的開遠古猿、距今800萬年的祿豐古猿、間于800萬年至400萬年間的保山古猿、距今400萬年的蝴蝶人、距今270萬年的東方人、距今250萬年的建始人、距今200萬年的巫山人再到距今180萬年的元謀人及其以后的各個時代的古人類化石連綿不絕。這種連續、有序的人猿進化鏈的形成在此獨一無二,在世界上其他地區包括非洲難望項背,無法迄及,充分顯示了人類起源地的獨有特征。

    問:哦,這么說來,在靈長類起源方面,非洲起源論是絕對處于下風了。但西方學者有辦法,又提出了現代人類的概念,說是在十幾萬年前,假設其它大陸的古人類都自然消亡了,非洲大陸的人類走來替代了其它大陸的古人類。還有就是非洲人DNA的復雜性支持了這一假設,我知道你肯定反對這些觀點,但你是怎樣剖析這些觀點的呢?

    流波:較早提出現代人非洲起源說的是美國的兩位科學家華萊士和威爾遜,他們在1987年分別帶領兩個實驗室通過檢測細胞線粒體內的遺傳物質脫氧核糖核酸發現,現代人祖先可追溯到大約15萬年前非洲的一個女人“夏娃”,說“夏娃”的后裔開始由非洲大陸向世界其他各洲遷移。至于其他各洲的原始人類哪里去了呢?有一些科學家就推斷其它大陸的原始人類被冰川嚴寒全部自然消滅了,也有一些科學家推斷他們全被夏娃的后裔征服并取代了。并推測說這個“夏娃”的后裔來到中國的時間,大約是在5-6萬年前,他們來到中國定居下來,生息繁衍,并取代了原來生活在中國大陸的原始人。我初次看到上面這些堂而皇之的“科學結論”時,我就在想,科學研究能是這樣“研究”的嗎?一個科學的假設,其實也是建立在科學的事實和邏輯基礎上的,否則這樣的假設就永遠只是假設而已。先講人科類的進化就不要說了,上面已經說到,中華從5500萬年前的靈長類到180萬年前的元謀人……這種連續、有序的人猿進化鏈使世界上其他地區包括非洲難望項背,無法迄及,充分顯示了中華大地是地球人科類起源無可爭辯的原生地。再說現代人的來源問題,無論你怎么研究,現代人總不會是憑空而來,現代人也是由古人類一代代相傳而來。你假設說其它古陸的古人類都因冰紀期的到來都死了,也必須假設人類在這個時期都定格不能活動了不會遷移了?只能在原地被凍死滅絕?否則的話人類這時就是從相對寒冷的地方向能更好生存的地方轉移,非洲大陸的現在人類不正是這個時期從更大更古老的古陸亞洲遷徙而來這樣的邏輯推理更有說服力的了嗎?再說,地球的冰紀期,也只是南北兩極的冰蓋加大,海水驟減,一些海底肥沃的土地反倒裸露出來,植被生長,食草動物來了,肉食動物尾追而來,人類尋找新的機緣也更加活躍起來,中華人種正是這個時候向美洲、澳洲進發的。如果其它古陸的人類都死光了,則動物植物呢?由此看來,假設其它古陸的古人類都死了,現代人類是從非洲走來完全是一種不講科學、不講事實的甚至于沒有基本邏輯的獨斷推論,從內在表象都不值一駁,更別說考古的證據了。看看中華大地考古發現的50萬年內的人類進化鏈:距今50萬年的北京人——距今35萬年的南京湯山人——(早期智人)距今28萬年的金牛山人——距今25萬年的和縣人——距今24萬年的桐梓人——距今20萬年的大荔人——距今15萬年的長陽人——距今14萬年的奉節人——距今13萬年的馬壩人——距今12萬年的丁村人——距今10萬年的許家窯人(另有麗江人、周口店附近的新洞人)——距今8萬年前的官渡人(晚期智人)——距今7萬年的柳江人(另有:河套人)——距今5萬年的西疇人(另有:昆明人)——距今4萬年的周口店附近的田園洞人——距今3~2萬年的左鎮人——距今2萬年的 資陽人——距今1.8萬年的山頂洞人——距今1.4萬年前的河梁人——距今1.2萬年的興義人——距今1萬年的東胡林人,等等等等,化石證據綿延不絕,證據鑿鑿。考古事實也印證了澳洲、美洲的古人類也正是從亞洲走來、從中華走來,也為近代西方白民殖民前的美洲、澳洲人種是黃種所驗證 ;同時也為在歐洲所發現的人類迄今最古老的木乃伊——5300年前的奧茨冰人是中華黃種所驗證。

    關于人種或某個族群或特定人群的DNA復雜的問題,并不是其是否古老的論據,只能說明這個人種或族群或特定的人群有過比較復雜的融合;相反,一些古老的族群因其歷史上保持相對獨立的發展,少有受到其它人種或人群的婚融,其DNA反顯純正。

    問:我也常在報刊上看到這方面的報道,看時有種怪怪的感覺,就是不知道是把其當科學學術來看還是當八卦新聞來看,但心里總想不通,又不知道從什么地方反駁。現在聽你這么一說,我豁然開朗,看來,對什么事情都要開動腦筋想一想。同時,我想插問一下,人類起源的地理環境的問題,也就是猿類要有從樹上下到地來從而有四肢分化為手和腳的地理環境,這樣的地理環境在哪里?大概是什么時候?

    流波:是的,這個問題對人類究竟起源于哪里其實是至關重要的。科學論證猿進化成 (為)人的過程大概發生在幾百萬年前,那么地球上在幾百萬年的時候,什么地方地理環境的變化促使猿不得不從樹上下來到地上生活,從而逐步進化成(為)人的呢?能引起這樣的地理大變化的地方不在非洲、歐洲、美洲、澳洲,唯一的地方就是昆雅(亞洲)大陸的青藏高原。四五千萬年前印度板塊沖擊昆陸(亞歐)大板塊,地帶隆起,地質上叫“喜馬拉雅造山運動”,形成南面高不可攀的喜馬拉雅山、西面高寒冷峻的帕米爾高原、西北沙漠荒丘的地理格局。由于這種地理巨變,使得古猿生活區域的森林逐步減少,猿從樹上下到地來,開始了前后肢 “手”與“腳”的分工;隨著地理、氣候的進一步惡化,古猿不得不向周邊森林地帶分散轉移,這就是后來以長江黃河流域、云貴高原為主體,放射到東南亞、印巴次大陸進而到非洲、歐洲等地從千萬年前到幾百萬年前古猿集中的緣由。而東非、北非等地帶由于地理、氣候、森林非常適宜人猿的生活,故南猿形成系統。說人類起源于非洲、亞洲甚至還有歐洲,其實都是割裂開了古猿向人類進化的結果是由于年輕的青藏高原的“逐步長高”而改變其周邊環境促使古猿逐步向東南長江黃河流域、東南亞、印巴次大陸轉移并延伸到東北非甚至歐洲這樣一個整體鏈接反應的過程。

    下面附近十幾年前寫的關于人類起源在中華一文——該后來成為了《源》書第一章。

    人類起源在中華

    流波

    內容提要:從現今所知的人類重要考古史料和研究的基礎上闡述了人類起源于中華大地。從5.3億年前的古化石群到4億年前的魚化石到5500萬年的亞洲德氏猴到4500萬年的中華曙猿到4000萬年的世紀曙猿到蠟瑪古猿到南方古猿到巫山人、元謀人、藍田人、北京人、南京人、金牛山人、大荔人、長陽人、馬壩人、柳江人、山頂洞人等一條連續完整系統的人類進化鏈——“中華龍”鋪展開來,使人類“起源于非洲”論自然失去了其合理性,還人類起源于中華之真本。

    主題詞:中華 起源 化石 曙猿 古猿 直立人 智人

    要對人類起源進行探索,先對地球生命的演化進程來一點基本的了解是必要的。根據天體星云學,太陽和九大行星是從同一塊原始星云中凝聚而成,在這個過程中,太陽處于中心位置,收縮速度比九大行星快,原始太陽形成于前,各大行星形成在后。自太陽46億年前開始發光發熱后,地球就開始了其生命的演化過程。至38億年前原始生命形成,生命的演化進入細菌、蘭藻時期。5.7億年前生命大爆發⑴,現今生存的各動物門類幾乎都有了代表。中國云南距今5.3億年前的澄江動物化石群⑵保存完好,栩栩如生,是寒武紀生命“大爆炸”的有力佐證。歷經藻類和無脊椎動物時代(距今5.7—4.38億年)、裸蕨植物和魚類時代(距今4.38—3.65億年)、蕨類植物和兩棲動物(距今3.65—2.45億年)、裸子植物和爬行動物(距今2.45—0.65億年)、被子植物和哺乳動物(距今6500—2000萬年)、古猿階段(2000—300萬年)發展到人類時代(300萬年——至今),說明生物是經過不斷演化、繁衍、絕滅與復蘇,才形成今天這一千姿百態、繁花似錦的生物界。

    解剖學家發現了一個驚人的事實:不僅是人類,所有的脊椎動物,包括兩棲類、爬行類、鳥類和哺乳類,也都和魚類一樣,在胚胎的發育早期發生鰓裂。所不同的是,魚類和兩棲類的鰓裂發育為呼吸水流的通道,而爬行類、鳥類、哺乳類以及人類的鰓裂,產生不久即從胚胎中消失。這表明脊椎動物與魚類有著悠久的親緣關系。云南發現了距今4億年前的魚化石⑶。考古研究表明,最原始最古老的總鰭魚來自中國,這表明包括人類在內的陸地脊椎生物的祖先可能最早出現在中國,并起源于中國南部。

    高等靈長類的起源在中華

    一、5500萬年前真靈長類頭骨化石 驚現湖南衡東

    現生真靈長類包括狐猴類、懶猴類、眼鏡猴類、猿類以及我們人類,是當今地球上智力高度發達的動物,有關真靈長類的起源和演化研究一直受到國際學術界的廣泛關注。長期以來,在亞洲和非洲5000萬年前的早始新世地層中并沒有發現可靠的真靈長類化石證據,因此真靈長類起源問題一直是困惑著科學家的難解之謎。而且以前發現的最早的真靈長類化石都是零散的牙齒和頜骨,對于最早的真靈長類是否已經具有了現生同類的頭骨特征這一問題也一直無法解答。

    2004年1月1日出版的英國《自然》雜志上,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倪喜軍等四位科學家,以《中國早始新世——真靈長類頭骨》為題,報道了發現于湖南省衡東縣大約5500萬年前的真靈長類化石,為真靈長類的起源、演化研究帶來了新的突破。

    科學家認定,發現于衡東的真靈長類化石是一個保存基本完好的頭骨,屬于始鏡猴類,代表一個新種,被命名為亞洲德氏猴,是人類和猴子的遠古近親。這具迄今為止最早的真靈長類頭骨所保存的特征說明現生真靈長類的顯著的頭骨特征早在5500萬年前就已經出現。化石將靈長類生存的地質年代推進到了第三紀的始新世(5千3百萬年前)。

    二、中華曙猿——人類共同的祖猿

    江蘇溧陽上黃水母山橫空出世

    作為地球的主宰者,人類隨科學和時代的進步愈加迫切地追尋探探索著自己的起源史。根據生物進化史的理論,生物進化應環環可扣,形成一條進化之鏈。人、猿、猴等高等靈長類動物應是從4000萬年至5000萬年前由某種低等靈長類動物進化而來,但這一推論長期僅停留在理論上。20世紀60年代初,西方科學家在北非埃及首都開羅西南約100公里的法尤姆地區,發現了一批3500萬年的高等靈長類化石,從而形成了人猿起源于非洲的假說。時光推進到20世紀80年代,中國科學家在江蘇溧陽上黃鎮發現的"中華曙猿"化石,動搖了人類起源于非洲的假說。1994年,中外科學家經過對江蘇溧陽上黃水母山古老的哺乳動物化石的不懈科考,研究工作終于取得重要的成果,發現了至少4種高等靈長類動物,其中一種被命名為“中華曙猿”。“中華曙猿”是一塊帶有三顆牙齒的右下頜骨殘段以及一些零散的牙齒等等,時代為4500萬年前的中始新世紀中期,比亞洲德氏猴晚近1000萬年,比埃及法尤姆的高等靈長類早了將近1000萬年。這進一步表明:高等靈長類的起源地在東方、在中國。

    “中華曙猿”——“類人猿亞目黎明時的曙光”。“中華曙猿”就像清晨的一道曙光,為人類學科學家尋找人類及其近親的共同祖先帶來了新的光明,也使上黃水母山成了古生物學的又一塊圣地。中外著名的古人類學家和史前考古學家賈蘭坡院士評價說,“上黃動物群種類之多,在亞洲是首屈一指的,在世界上也是罕見的。特別是高級靈長類祖先的發現,其意義可與周口店北京人的發現媲美。這是我國20世紀古生物學上又一極為重要的發現。”江蘇溧陽上黃水母山橫空出世,向世人宣言:人類的起源不在北非,在中國!

    山西垣曲“世紀曙猿”的發現——人類起源的天平再向中國傾斜

    “世紀曙猿”在山西垣曲盆地的發現又為高等靈長類起源于中國加上了一枚重重的砝碼。垣曲盆地是中國早第三紀地層和古哺乳動物研究的發祥地,中外科學家于1994到1997年建立了聯合考察隊進行考察,發掘出大量的脊椎動物化石,取得了豐碩的成果。其中,1995年5月發掘出一具幾乎完整的、帶有幾乎所有牙齒的曙猿下頜骨,它比中華曙猿略大,可比較的部分明顯地非常相似,在一系列性狀上又有了明顯的進化,被命名為世紀曙猿,時代為4000萬年前的中始新世最晚期。不久,分別在垣曲盆地和溧陽上黃鎮發現了世紀曙猿相似種的上下牙齒、高等靈長類的耳骨和四肢骨骼,為曙猿的最終定性提供了有力證據。1999年10月,一個由法國科學家為主的研究小組又在英國《自然》雜志上報道了他們發現于緬甸中始新世晚期邦塘哺乳動物群的類人猿亞目曙猿科的一個新屬種——邦塘巴黑尼亞猿化石,為高級靈長類的祖先在東亞的學說再添佐證。至此,由中華曙猿化石所引起的種種爭議漸趨平息,其"祖猿"的地位被確證。2000年,中美科學家在具有世界權威的英國《自然》雜志聯合發表論文,認為曙猿化石在江蘇溧陽和山西垣曲相繼發現,包括人類及其近親——猿和猴子在內的高級靈長類的起源,應確定在4500萬年前左右的東亞。科學家認為,“中華曙猿”是世界上第一個類人猿動物,是現代生存在地球上的所有高級靈長類動物—人及其近親猿、猴的共同始祖。

    從中華大地上亞洲德氏猴、中華曙猿、世紀曙猿等一系列考古成果的發現,徹底打破了人類起源于非洲的神話。現在,擺在中外科學家面前的新課題是:高等靈長類是如何從中國"走進非洲"、走向世界的。中華曙猿化石作為研究靈長類動物起源與演化的舉世罕見的最古老實證,向世界表明:中國是人類始祖的發祥地,其意義恒遠,榮耀全球!

    從猿到人——人類起源在中華

    自古以來關于人類起源的問題就是個難解之迷。在我國有女媧造人的傳說,在西方有上帝造人的說法。1863年,赫胥黎在達爾文生物進化論的基礎上提出了“人猿同祖論”,推斷人類是由“類人猿逐步變化來的”,或許“與類人猿從同一祖先分支而來”。人類起源地點是亞洲還是非洲?科學家幾經爭論,多次反復,至今尚無定論。

    我們今天研究人類的起源,必須用聯系的系統的發展的科學的研究思維和方法。從目前所發現的人類進化的材料分析,從5500萬年前的湖南衡陽亞洲德氏猴——4500萬年前的江蘇溧陽中華曙猿——4000萬年前的山西垣曲世紀曙猿——3500萬年前的埃及法尤姆猿,一幅人類祖猿進化始圖已眉清目晰。接下的人類進化鏈就是:從臘瑪古猿——南方古猿——早期智人——晚期智人——現代人。

    20世紀70年代以來,在亞洲發現臘瑪古猿、南方古猿的化石猛增,尤以中國滇中高原發現的材料最為豐富,它們的地層年代為1500萬年——250萬年前。隨著考古和科學研究的深入,根據世界各地(主要是亞、非、歐三大洲)所發現的大量古猿骨骼化石,科學家們逐漸形成了這樣的概念:大約1500萬年左右,隨著青藏高原的快速隆起,南部西部形成高聳入云的山脈高原、北部形成少雨的干旱沙漠區,氣候地理變化越來越迫使古猿從青藏高原腹地向東部邊緣轉移,開始播下人類進化的種子。進一步的研究的表明,人類起源于亞洲的范圍還要進一步縮小,即青藏高原東部、長江黃河流域,很可能是人類起源最有希望的區域,是人類起源的關健區域。其中又以滇中高原、長江流域為最重要的化石猿類包括臘瑪古猿、西瓦爾古猿、南方古猿、猩猩、長臂猿等演化發展的區域,已形成人類起源和早期人類化石材料的豐富寶庫,基本系列為:開遠臘瑪古猿、祿豐臘瑪古猿、蝴蝶古猿、東方人、巫山人、元謀人及其以后的各個時代的古人類。這種連續、有序的人猿進化鏈的形成在此獨一無二,在世界上其他地區包括非洲難望項背,無法迄及,充分顯示了人類起源地的獨有特征。隨著考古的不斷進展,考古專家們進一步驚奇地發現,從元謀人、祿豐人、和縣人,巫山人,在青藏高原東部區域形成了一條神秘的“古人類活動分布帶”,或者說“人類演化時光隧道”,元謀則是“人類童年的搖籃”。

    2001年4月,廣西樂業天坑中外科考隊 對大石圍附近的大槽天坑進行了科學考察,在這個天坑底部的洞底發現了一堆足有幾米見方、已經石化了的灰燼,未燃盡的樹枝也已鈣化,在灰燼的周圍又發現了已經鈣化了的人的腳印,這顯然是原始人群長年累月生火生活的結果。根據灰燼鈣化的程度計算,在這里生活的人類距今至少有600多萬年了。這一發現是對分子人類學研究認為人類從猿分離出來的時間是大約500—700萬年前的有力證明。這些中華大地上的人類祖先既比“東非大裂谷的洞穴中發現的距今300多萬年的最早人類”早出了300萬年,又將人類用火的歷史推進到了600萬年前。這是對人類進化史的突破性發現。

    科學家通過對臘瑪古猿和南方古猿的綜合研究,認為兩者有血統上的繼承關系。南方古猿生存于距今大約550萬年前到130萬年前,從化石的特點可以看出,無論是身體結構還是生活方式,南方古猿都比臘瑪古猿更加向人類邁進了一步。同時,南方古猿的頭骨和牙齒又跟北京猿人(就是直立人)的頭骨和牙齒有一些相近,表明了兩者之間的傳承關系。

    1924年在南非發現距今約250萬年的古猿化石,被定名為南方古猿非洲種,后又在南非發現200——100萬年的南方古猿粗壯種,1959年在東非坦桑尼亞發現了175萬年的南方古猿包氏種。20世紀70年代在埃塞俄比亞和坦桑尼亞都發現了300萬年的南方古猿阿法種,20世紀90年代中期在埃塞俄比亞和肯尼亞分別發現了地猿始祖種和南方古猿湖畔種,將非洲古猿的證據推前到440萬年。

    我們來看看歐洲、非洲迄今發現的主要的智人化石情況:19世紀中葉,在歐洲發現了20萬年至4萬年前的尼安德特人、有爭議的16萬~24萬年前的希臘佩特拉洛納人、20萬年前的法國托塔維爾人、20~30萬年前的德國斯坦海姆人、25萬年前的英國斯旺斯庫姆人,斯坦海姆、斯旺斯庫姆人兩者頭骨特征非常相似,其形態顯得比尼人進步,但是其時代卻比尼人還要早。

    在非洲,有發現于埃塞俄比亞的被認為是過渡類型的博多人(年代大約在距今20~30萬年前)和發現于贊比亞的布羅肯山人(年代為距今13萬年以前)、南非的邊界洞人(年代在距今10萬年以上)、克萊西斯河口人(年代最早為距今6~13萬年)、埃塞俄比亞的奧莫人(年代為距今13萬年)、坦桑尼亞萊托里地區發現的現代智人(年代為距今12萬年)。2003年6月報道說在埃塞俄比亞東北部發現距今約16萬年的現代人類頭骨化石。

    中國自50萬年的北京人發現以來各個時期的人類化石不斷涌現,所現數量之多、材料之完善都不是非洲、歐洲所能比擬的。

    非洲的奧杜韋峽谷發現了距今200萬~250萬年前的石器工具,但1999年在中國河北蔚縣上新世地層中找到了一件距今300萬年的石器,遠遠超過了非洲發現的不超出260萬年的界限。西方人在法國北部的圣阿舍利地點發現了一種由燧石結核打制而成的石器,命名為“阿舍利手斧”。美國人類學家莫維士據此提出兩個文化圈理論,將舊大陸分割為西面的“手斧文化圈”和東面的“砍斫器文化圈”,前者代表人類文化發展的主流,后者則是“文化滯后的邊緣地區”。這便是所謂的“莫氏線”。1973年,中科院考古工作者在廣西百色地區的舊石器遺址中發現了“百色石斧”,后經科學測定其年代為距今73.3萬年,比歐州手斧早了許多。1998年研究結果發布后,美國《科學》雜志終于以“靈巧的中國直立人”為題發表了評論,莫氏謬論在鐵的考古實證面前宣告破產。其實,手斧這類石制工具在我國還多有發現。1997年在三峽庫區巴東白羊坪遺址的城背溪文化層中就發現了31件“弧形刃口處最寬,頂端為尖形錐狀″的手斧。人類歷史終究要歸還其本來面目,人類起源終究要回歸其中華肈端的史實。

    剖析“非洲起源論”

    非洲起源論有如下一些基本觀點,在此一并加以分析:

    一、非洲當時發現南方古猿化石時其它地方還沒有類似久遠的古猿化石的發現,后來非洲進一步的發現形成了比較系統的300到100萬年前的南方古猿化石。但后來的考古發現證明,中國僅滇中及鄰近地區就從1500萬年的開遠古猿到800萬年的祿豐古猿到間于800萬年至400萬年間的保山古猿到400萬年的蝴蝶古猿到270萬年的東方人再到204年的巫山人再到170萬年的元謀人,脈絡清晰,環環相扣。把非洲南猿的系統性放在中國人猿縝密的進化鏈面前是顯得微不足道的。

    二、國內外一些學者不知是不學無術還是有意忽視中國越來越多的人類進化鏈化石的不斷發現,總是以中國還沒有找到5~10萬年間的人類化石,于是推斷現代中國人是后來非洲人過來的。我國5~10萬年的古人類化化石多有發現,如5萬年的西疇人、4~10萬年的昆明人。對柳江人⑷、“鄂爾多斯人”⑸(原河套人)的更進一步的科學測定,其年代分別為7——13萬年和7——15萬年。考古證明,約3萬年左右,中華先民開始從華北、東北亞、西伯利亞越北令海峽入北美逐步遍及美洲。西伯利亞包括日本列島和北令海峽中華古書上多稱鬼方 ,多有桃林,是說在向美洲遷移的過程中艱難困苦死亡甚眾,哀魂遍野,化作桃林。而從華南、東南亞赴澳洲、太平洋島嶼的先民已有極少數約于4萬年左右從海上到達南美。同時,美洲和太平洋島嶼的先民又互相流動。非洲起源論顯而易見的錯誤在于以偏代全,割斷人類進化鏈,設想人類的進化在某一個時期突然斷鏈,代之而來的就是非洲考古出來的這些人類的突然出現并步入其它大陸替代假設消亡的原始人類或原住人類

    三、所謂的有關分子遺傳學支持人類“走出非洲”論。1987年,3個美國人通過對現代人胎盤線粒體DNA的研究分析各大洲人,發現黑人變異最多,于是提出假說,認為人類于20萬年前起源于非洲,于13萬年前走出非洲,并完全取代了原先各地的人類⑹。首先,這三個美國人的實驗的準確性由誰來驗證,實驗本身就不準確不科學,再加上亂加推測,豈不將科學研究導向誤區。自1987年這個假說提出后,許多遺傳學家們做了研究,有的結果支持這一假說,有的不支持。研究結果也得出了不同年代的現代人類起源數據:有的是10萬年前,有的是29萬年前,有的是80萬年前⑺。英國學者通過DNA研究宣布,人類的第一個女性祖先于14.3萬年前在非洲,而第一位男性祖先于5.9萬年前,比女性晚8萬年⑻。其二,某人種、群體的DNA變異大小能否做為其發源早晚的判斷標準。科學家對人類基因圖譜的研究成果證實,地球上所有人99.9%的基因都是一樣,因此決定著人類各種區別的基因是非常少的。但是我們所謂的種族區別并非是由0.1%的不同基因造成的⑼。有科學家發現,在兩個非洲人之間的基因區別往往要大于一個非洲人和任何其它地方的人之間的區別,這種現象是非常普遍的⑽。這一學說的最大謬誤還在于:首先肯定“人類起源于非洲”、“現代人類是從非洲走來”這兩個準前題,然后來證明中國人、其它地方的人的基因與非洲相似,就斷言其它地方的人是非洲來的了,并推斷那位非洲夏娃到亞洲的后代來到中國并替代原住民的時間是在大約4—6萬年前。中國改革開放后的一些崇洋科研機構、學者加入了這一不和諧的宣囂,充當這一謬論的急先鋒,唯西方馬首是瞻,對自己的東西這也懷疑那也否定,活脫一副學術的西奴!

    四、西方一些學者之所以肆意炒作“人類起源非洲論”還有一個骨子里的原因,就是對“歐洲起源論”的徹底絕望,當然就更不愿意承認中國起源論的事實。但人類起源的真象必將隨著考古的不斷發現、對偽科學的揭穿而讓步給求真務實的科學——還原人類起源于中華的歷史真本!

    鎮密有序的人類進化鏈——“中華龍”

    考古發展到今天,整個中華大地,一條連續完整系統的人類進化鏈——“中華龍”呈現眼前:(猿人階段)1500萬年前的開遠臘瑪古猿——800萬年前的祿豐臘瑪古猿——400萬年前的保山古猿(另有:蝴蝶古猿)——300萬年前的八公山古猿——(直立人階段)250萬年的東方人(另有:建始人)——200萬年的巫山人——175萬年的元謀人——133萬年的藍田人⑾——100萬年的鄖縣人——60萬年的陳家窩人——50萬年的北京人——35萬年的南京湯山人——(早期智人)28萬年的金牛山人——25萬年的和縣人——24萬年的桐梓人——20萬年的大荔人——15萬年的長陽人——14萬年的奉節人——13萬年的馬壩人—12萬年的丁村人——10萬年的許家窯人(另有麗江人)——(晚期智人)7萬年的柳江人(另有:河套人)——5萬年的西疇人(另有:昆明人)—— 3~2萬年的左鎮人——2萬年的 資陽人——1.8萬年的山頂洞人——1.2萬年的興義人——1萬年的東胡林人。且各個時期的進化鏈環多有不同地點的發現且不斷被發現補充著,使這條進化鏈更加系統完整縝密。其實,分子遺傳說實驗的結果與考古學綜合研究說明了另一個明了的事實:非洲人、歐洲人來源于中華,地中海東岸是中華祖先“走出亞洲”遷往歐洲、非洲的分叉點⑿。看著這條起源進化鏈,人類起源在哪里還需爭論嗎?隨著考古的新發現和科學的發展,非洲起源論將越發經不起檢驗,而中華起源論必將越來越多地被新的考古和科學所證實!

    由于人類演化的各大區域內在直立人階段已經出現的一些地區性形態分化到了早期智人階段開始逐漸明顯起來,加上各地區不同的自然選擇作用,使得各地區的晚期智人在形態上出現了一些明顯的差異,人種分化形成了現在我們這種情況。從皮膚顏色、頭發的形狀與顏色、眼鼻唇等方面的不同,可將全世界的人類分為黃種人(又稱中華人種或亞美人種、棕種人其實也就是黃種人,故歸屬于此)、白種人(又稱高加索人種或歐羅巴人種)、黑種人(又稱尼格羅人種或赤道人種)三大人種。從人種的形態發展成熟的程度看也是顯而易見的:白人猿毛,黑人猿像,黃人不高不矮最為成熟。不是有科學家研究指出在10萬年前非洲的人類也是黃種人嗎⒀?

    在繼承從中國直立人到中國早期智人一脈相傳的黃種人所擁有的一系列獨特性狀的基礎上,中國的晚期智人已經基本上奠定了現代黃種人的特征。山頂洞人與現代的中國人、愛斯基摩人和美洲印地安人特別接近。

    約7萬年左右,中華人種從東南亞開始徙居澳大利亞。當時的印度尼西亞與大陸相連,新幾內亞與澳洲相連,幾乎所有的路程都可徒步完成。澳大利亞所發現的人類化石都屬于現代智人,年代最早的也只有5萬左右,明顯地分為兩種類型。一類骨骼粗壯、身材魁梧,例如科薩克人、塔爾蓋人、莫斯吉爾人、科阿沼澤人等,與爪哇發現的直立人及早期智人(昂棟人)在形態上有明顯的相似性;另一類骨骼較為輕巧、身材較為纖細,例如凱洛人、芒戈湖人等,他們的文化也不一樣,與中國柳江人在頭骨上有明顯相似的性狀,顯示他們之間存在一定的親緣關系。爪哇全新世的瓦賈克人類頭骨、菲律賓塔邦洞發現的人類頭骨化石,以及加里曼丹的尼亞頭骨和新幾內亞的艾塔普頭骨,都表現出和中國晚期智人所代表的原始黃種人相似的性狀。澳大利亞土著人的起源可能有兩個來源:一個是南路一批來自東云貴高原的骨骼粗大身材魁梧的人從爪哇經過蒂汶遷入澳大利亞的西北部,然后沿其西海岸南下;另一個是北路一批來自華南的骨骼輕巧身材纖細的柳江人經過印度支那、加里曼丹和新幾內亞遷入澳大利亞的東北部,然后沿其東海岸南下。兩批來源不同的人群互相混居通婚,結果產生了現代澳洲土著人,他們的形態則介于兩種祖先類型之間。

    總之,隨著考古的新發現和科學的發展,非洲起源論將越發經不起檢驗,而中華起源論必將越來越多地被新的考古和科學所證實!

    注解:

    ⑴寒武紀生命大爆發:大約6億年前,在地質學上稱做寒武紀的開始,絕大多數無脊椎動物門在幾百萬年的很短時間內出現了。這種幾乎是“同時”地、“突然”地出現在寒武紀地層中門類眾多的無脊椎動物化石(節肢動物、軟體動物、腕足動物和環節動物等)而在寒武紀之前更為古老的地層中長期以來卻找不到動物化石的現象,被古生物學家稱作“寒武紀生命大爆發”,簡稱“寒武爆發”。

    ⑵云南澄江動物化石群,是目前世界上所發現的最古老、保存最為完整的帶殼后生動物群。該動物群是我國青年古生物學家侯先光1984年在云南澄江縣帽天山首先發現的。這是一個內容十分豐富、保存非常完美,距今約5.7億年的化石群,其成員包括水母狀生物、三葉蟲、具附肢的非三葉的節肢動物、金臂蟲、蠕形動物、海綿動物、內肛動物、環節動物、無絞綱腕足動物、軟舌螺類、開腔骨類,以及藻類等,甚至還有屬于低等脊索動物或半索動物(如著名的云南蟲)等。

    ⑶20世紀80年代,中國科學家在中國云南曲靖四億年前的下泥盆統地層(即泥盆紀早期地層)中,發現一種原始的肉鰭魚。他們將其命名為"楊氏魚"(Youngolepis),以紀念中國古脊椎動物學研究的奠基人楊仲健教授。

    ⑷ 新華網南寧2002年10月8日電(記者 黃革),《地層年代測定結果挑戰現代人“非洲起源”說》:現代中國人的祖先更可能在中國,而不是非洲。這是我國科學家用世界先進的地層年代測試方法,首次對埋藏柳江人頭骨化石的地層進行年代系統的地層年代測定,結果表明,柳江人可能生活在距今7萬年至13萬年之間或更早,而不是原先所認識的不超過3萬年。

    ⑸《科技日報》2003年12月17日,《“鄂爾多斯人”:現代人多地區起源說重要證據》:中國科學家和考古專家對薩拉烏蘇文化遺址的最新研究表明,“鄂爾多斯人”(即過去稱呼的“河套人”)的年代結果為距今7萬年至15萬年,這將成為現代人多地區起源說的重要證據。

    ⑹、 ⑺、⑻北京青年報2000/12/13,《非洲還是中國——學者關注中國人來自何方 》,DNA證據與化石證據,哪個更準確,有關專家對此進行了闡述:1987年,美國3個學生通過對現代人胎盤線粒體DNA的研究分析各大洲人,發現黑人變異最多,于是提出假說,認為人類于20萬年前起源于非洲,于13萬年前走出非洲,并完全取代了原先各地的人類。……自假說提出后,許多遺傳學家們做了研究,有的支持,有的不支持,并得出了不同年代的數據:有的結果是10萬年前,有的結果是80萬年前。今年11月份,幾位中國遺傳學家又得出結論是29萬年前。而根據11月4日倫敦來的電報,英國通過DNA研究發現,人類的第一個女性祖先于14.3萬年前在非洲,而第一位男性祖先于5.9萬年前,比女性晚8萬年。

    ⑼、⑽、⒀http://www.sina.com.cn 2000/11/21 13:20 新浪科技,《基因研究揭示人類擁有共同祖先》

    文章表述:關于人類基因圖譜的研究成果證實,在這個星球上所有人99.9%的基因都是一樣,因此決定著人類各種區別的基因染色體組是非常少的。但是我們所謂的種族區別并非是由0.1%的不同基因造成的。牛津大學基因學家威爾斯博士說:“你可以發現,在兩個非洲人之間的基因區別往往要大于一個非洲人和任何其它地方的人之間的區別。”這種現象是非常普遍的。人類為了適應各自不同的環境,身體發生了許多變化,而所謂的種族,即膚色則是最近才產生的,它的變化史不過才幾千年。淺色出現在較冷的地區,主要是為了更好地從陽光中吸收維生素D。而居住在赤道附近的人們則為了保護不受強烈陽光的傷害,膚色變得越來越深。有趣的是,認為淺膚色的人種進化較早,因而白人至上的原則其實是不對的。事實上,當人類在10萬年前出現在非洲時,他們的皮膚是中棕色的。

    ⑾《南方日報》 2001年4月17日,《陜西古人類考古獲重大突破》——新發現的4枚史前文明舊石器把藍田猿人活動史提前20萬年:西安消息 陜西省考古界的又一重大發現,在藍田猿人遺址的含藍田猿人頭骨化石的淡黃色粉沙地層以下垂直線2·3米的黃紅色沙質黃土地層中發現史前文明的舊石器4枚,其中3枚系用乳白色石英巖礫打制而成,地質年代在132·7萬年以上,將藍田猿人活動史提前20萬年左右。

    ⑿2000/08/23 光明日報,考古新證——78萬年前,原始人“走出非洲”來到死海 : 本月初,美國和以色列的地質、考古專家公布了一項驚人的考古發現:人類遠祖至少在78萬年前就從非洲遷居以色列,地中海東岸是人類祖先“走出非洲”遷往歐洲、亞洲的“走廊”。這一結論在考古界引起了震動。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本名劉博,湖南新化人,生于二十世紀六十年代,援藏八年,高校教育八載,后又從事地方人大工作,原湖南省人大民僑外委辦副主任。巍巍昆侖網站站長、中華《山海經》與文化研究會(籌)副會長、湖南師大文史客座教授、做為嘉賓參加了第一屆中國科學家論壇和十六屆國際人類學與民族學聯合會大會、昆侖人類文明問題研究和中華復興社會問題研究課題組負責人、湖南省文藝家協會會員、湖南梅山文化研究會副主委,等等。新時期(改革開放時代)左翼民族愛國啟蒙思想家和理論家、紅色網站的創始人之一、新文明文化史觀和理論的創建者、人類文明文化史學者、人類學與民族學學者、《源——人類文明中華源流考》一書作者。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pyevsf.icu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11选5任选3稳赚